就爱小说网 > 仙武世界走出的皇者 > 第三十九章 圣姑独上少林

第三十九章 圣姑独上少林

推荐阅读:夜的命名术天庭小主播我和女主播的那些事娱乐玩童西游之问道长生一符封仙六零小娇妻都市小世界变身咸鱼少女圣神传承

一秒记住【就爱小说网 www.92to.cc】,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最快更新仙武世界走出的皇者最新章节!

    世间万物,冥冥之中自有天定!大明建国凡二百余年,实则气数已尽,是故天降大旱三灾六难以罚之。当是时也,东北蛮荒之地,孕育着一条黑龙,天数当兴!然则大道无情却至公,万物留有一线生机。懵懵懂懂,受头脑中莫名青铜宝镜之助,林平之便吸取了东北黑龙之气。龙气散失,黑龙重又退化为蛟。《清史实录》记载,崇祯十六年秋,鞑子匪首皇太极鼻孔莫名流血,三天三夜不止。

    林平之方才恍如一梦,以为看到的苍龙,龙珠尽是虚妄。却不知,跪在下面的大臣更是不堪。对空气发誓,他们刚才确实听到龙吟,确实看到了龙身。史料记载就是解放后,有些交通不便的落后地区仍然有人称帝为皇,慢说是四百多年前的今天!妥妥的是真龙降世,就连那些没有买到票跪在远处的老百姓都瞧见了。

    王夫之等人胡须颤抖,嘴角有些不利索:“陛下得真龙赐福,祖宗护佑,实乃万古未有之神迹啊!臣等就是肝脑涂地,也要誓死追随陛下!呜呜!”几十岁的老人就这样喜极而泣,现在谁要是敢质疑陛下的权威,不用林平之动手,这些个老臣都能挠死他。

    钱谦益是特邀嘉宾,跪的比较靠前,看的也够清楚!他此时五内巨震,心惊肉跳。要是林平之真是真龙天子,那他以前的所作所为不就是与上天作对吗?不,这一切肯定都是姓林的暗自做的手脚!他在给自己找理由,他不能退。这几天被抓的那些东林党的家属好友天天的堵在他的门口,说自家的男人都是受自己蛊惑才去和天子作对的,要不给个说法,救那些人出来,他可能就被分食了。

    作为林平之最忠诚的拥泵,陆征舆和“热血复国社”也得了个好位置。陆征舆强自忍着热泪,看着在风中站立的天子。他的眼睛又一次红了,是激动的。他颤抖着手臂,扶起同样激动的同伴,安排着:“陈煜、刘正源你二人连夜将今日之事写成文案,明天一早就在人多处讲述……”

    同样激动的还有柳如是,她最后给一些闺中好友透露说她当时晕倒了。不是因为贫血,也不是因为看到龙,确切的说是因为那一个人。

    最后,曲管家打扮一新的上台,宣读了众臣赏赐和后宫封诰。遥尊先帝天启皇帝为简恭皇帝;崇祯帝朱由检废帝位,贬为息王;林远图和林震南夫妇,不惜自身安危抚养天子健康长大,被封为忠义亲王、南安郡王和太妃;圣命顾炎武孙女顾横眉为皇贵妃,宁中则为贤妃,曲非烟为淑妃。

    要说当初林平之说要封宁中则和曲非烟为妃子的时候,受到了顾炎武、王夫之这些老顽固的一致反对。他们说这二人草莽贱民,不得登尊位。看到天子和几个大学士为了皇妃的事争得脸红脖子粗。我们最实诚的陈毓秀陈大学士出了一个馊主意。他对林平之说顾学士府上还有一位年方及笈待字闺中的孙女,相貌品德均为上佳,莫如纳之。林平之本来是不想跟顾老头妥协的,是自己娶老婆,又不是给他,他那么激动干什么?张口天子无私事,闭口后妃关乎国本。不料陈毓秀说出顾老头孙女的名字后,林平之妥协了,连考虑都不用。没听说顾老头的孙女叫什么顾横眉吗?秦淮八艳之一,那还用说?

    最后林平之委屈的表示,自己为了国本,为了大明决定纳顾老头的孙女顾横眉为皇贵妃,顾老头嘴巴张了张再没有反对,最后还帮着天子把那个固执的王夫之给训了一顿。

    前世曾经隐约记得,顾炎武忧愤而死,孙女沦落为青楼花魁。今世纳她为妃,就当是做好事,拯救她了。哎!需要拯救的人实在太多,天子有些忙不过来!

    就在林平之忙着祭祖,忙着纳妃的时候,远在几百里外的西湖梅庄也在操办着一桩婚事。婚事的男女主角我们都认识,一个叫令狐冲,一个叫任盈盈!这桩婚事还是天王老子向问天保的媒,当然导演和编剧还是任我行。令狐冲认为任我行在西湖牢底坐牢坐傻了,实则不然。任我行出了西湖牢底后发现这个世界变了,变得自己都不认识了。十几年前跟着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死的死,归隐的归隐,没死也没有归隐的都又跟了东方不败。只有向问天人长得太丑,没人要。想要杀上黑木崖,凭借自己和比自己还丑的向问天,那是痴人说梦。

    令狐冲的出现,让任我行看到了希望。此子身材高大,比之向问天好看多了。当然最重要的是此子无门无派,无家可归,无钱无势,无妻无儿。不过却有着一手神鬼莫测的高明剑术,他试过一次,那小子的那个叫什么独孤九剑的极其邪门,有好几次自己都不由自主的撞向令狐冲的剑尖。任我行一个人坐在西湖牢底,阴冷的暗笑,要是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这小子,这小子以后还不给他卖命?哈哈!

    也许是被东方不败关在西湖牢底受刺激极深,如今的任我行有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那就是每每闲坐,他都会找一个黑暗的角落,见不到阳光那是最好。因此,回到梅庄后,他干脆又住进了西湖牢底,赶得老鼠无处可逃!

    对于这桩婚事,任盈盈和令狐冲都是有些不愿。令狐冲还想着自己的小师妹岳灵珊,任盈盈还想着自己的情郎林平之。于是一辈子没有谈过恋爱的向问天对他们二人做了一次心理分析。向问天听闻这二位的心思后,感概的说:“你们都不要想了!小姐你说,当日是你亲手给林平之下毒,他还会原谅你吗?令狐兄弟你想,那林平之好色无度,你那单纯的小师妹还能逃出他的魔爪吗?她现在还有可能是清白之身吗?你们也不小了,人生在世总要面对现实。”

    没想到天王老子不拿刀砍人了,专做爱情顾问了。不过效果还不错,心灰意冷的任盈盈和同样心灰意冷的令狐冲答应结为夫妇。看到向问天对他们二人侃侃而谈,令狐冲忍不住问:“向大哥!你有没有喜欢的人?”

    “我?”向问天被令狐冲问的一愣,自己喜欢的人?他的心中不由的浮现出任我行霸气雄壮的身影。他不由轻声道:“我和教主……”

    “什么?他和爹爹?”

    “什么?他和任教主?”

    任盈盈和令狐冲惊呼一声,退后一步神色怪异的看着向问天。到底是任盈盈脸皮薄,她欠身说:“时候不早了!我先休息了!”

    看到令狐冲也是惊慌的要走,他一把拉住令狐冲的手:“令狐兄弟,你我一见……”

    令狐冲如见了鬼一样的夺路而逃:“向大哥!对不起!我不是那样的人,我不喜欢做那种事!你要是实在忍不住,就去,就去找任教主吧!”

    向问天一个人傻傻的站在院子里,十分不解的说:“我去找教主?找教主做什么?这两个是怎么了?我刚想说当日我与教主时常和敌人搏杀,没有想过要找妻子的事。怎么他们会如此惊恐?莫非是中邪了?”

    婚礼开始了,任我行也从西湖牢底现出身来。当然迎来的是任盈盈和令狐冲怪异的目光。

    不过好事多磨,新婚夜醉酒的令狐冲欲要兽性大发做那夫妻人伦大道时,出事了!任盈盈听到令狐冲醉酒走进了洞房,她顶着红盖头心情忐忑。不过怎么回事?等了半天不见人影!任盈盈江湖儿女不拘小节,一把掀开自己的红盖头,就看见令狐冲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身体抽搐!

    任盈盈赶紧从黑暗的西湖牢底请来了爹爹任我行!任我行一掌抵在令狐冲脐下三寸,运气感应良久说:“没事!真气紊乱!只要不行房事便没有大碍!”

    “那他以后会不会再次发作啊?”任盈盈紧张的问,好歹他们已经拜堂成亲,怎能不关心夫君的伤情?

    任我行告诉她,令狐冲的经脉本就受损。后来又窜进了几股异种真气,虽然吸星大法可以将他们聚在一起,可是无法融合。如今只有少林寺的《易筋经》方可治好令狐冲的伤势。

    于是,第二天任盈盈留了一封信,孤身去了少林寺!少林寺乃是千年古刹,被尊为天下武宗。如今虽然适逢乱世,可是上山焚香祷告的人也不在少数。任盈盈出现在嵩山的时候,就被嵩山派掌门丁勉察觉,飞鸽传书林平之。

    当护龙山庄的密探将消息呈报林平之的时候,林平之望着殿外沉思。此处距离河南已然不远,真想去看看。他猜测任盈盈也许还是像前世一样为令狐冲去求取《易筋经》了。那么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的剧情就是群雄聚集五霸岗,令狐冲任盟主前去少林救任盈盈了。

    原书中说,有着令狐冲的约束,那些受任盈盈三尸脑神丹控制的三教九流像乖宝宝一样。在导游令狐冲的引领下,只进行了一次嵩山免费一日游,并没有进行捣乱破坏。

    这怎么成,那些个三教九流也是太不敬业了。严重的损害了地痞流氓界的规矩,要是都这么干,以后这地痞界的生意就不好做了!

    笑了笑,林平之召来左冷禅,让他带着护龙山庄的十几个二流好手上路了。目标当然是嵩山,更确切的说是少林。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要利用这机会重创少林!这些个肥头大耳的僧侣,平时不事生产,专靠愚弄百姓过活。而且还无耻的说,什么身在佛门就是斩断尘缘,俗世的君王也管不着。林平之严重怀疑,少林寺中窝藏着许多的江洋大盗和恶霸匪徒!中原不需要这种信仰,中原也不需要这种骗子!